八月,我去草原(散文诗)

2019-10-01 21:32

八月,秋天快速逼近,风在贡格尔草原疾步穿行,羊群、牛群、马群被先知的牧人扬鞭传令,草要退回去了,赶紧啊,赶紧吃饱。

原标题:八月,我去草原(散文诗)

周鹏程

赤峰路上随想

穿过黎明的亮光,列车继续北上。

北方,动车如飞,飞向北方的赤峰!榆树掉队了,沙杨喘着粗气也无法跟上。成群结队的牛羊忙着糊口,禾苗赶着拔节,一一错过了我的视野。

远处的山峦,被天空压成了玉米饼,压出了一股一股的黄!

我把肉身交给火车,灵魂却在五千年之外游历。从南方的雨季到春暖花开,从一望无际的绿草到遍野的沙漠,是谁在掌握命运的阐门?

列车挤压无缝铁轨,以缩短抵达目的地的距离,我们挤压漏斗一样的生活,希望幸福快乐。

铁轨哭过吗?我们却躲在暗处伤悲!远处的山峰,以过来者的姿势,向熟睡的或躺着的或交头接耳的人们频频敬礼!山不要荣誉依然是山,人争着无数的虚无,最终可以做这山的一粒尘埃吗?

草原,我盼望着看见草原!内蒙古,这辽阔的大地,你欢迎一个来自南方的不速之客吗?赤峰,你有山水之城持有码头文化重庆人的热情吗?

我想起了,“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的壮美画卷。那或许是苍凉的季节,而我是赶在立秋之前,乘风而来。

有草吗?有牛羊吗?天,似穹庐吗?云,会掉下来吗?

贡格尔草原的云

头上就是云,我小心翼翼奔跑,害怕头碰碎了洁白的云。

云,紧贴着草原,蓝天下,西拉沐沦河在轻轻呼唤,草原用雄壮的手臂将母亲河挽入辽阔的怀中。

水是席慕容走后留下的泪,乡愁一样的水,乡愁一样的云,宛如一位女子在父亲的草原回眸。

就在这幅画里,我听见了天籁之音……站在芬芳的草原上我泪落如雨,河水在传唱着祖先的祝福,保佑漂泊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啊!父亲的草原;啊!母亲的河——虽然已经不能用不能用母语来诉说。请接纳我的悲伤我的欢乐。我也是高原的孩子啊!心里有一首歌,歌中有我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

听,这感人的诗语,能不打动天上的云吗?云,忘记了回家的路,静游一世,观金鼎帐篷,揽黄昏美景。

八月,秋天快速逼近,风在贡格尔草原疾步穿行,羊群、牛群、马群被先知的牧人扬鞭传令,草要退回去了,赶紧啊,赶紧吃饱。

我想那秋风过后一定不是一地枯叶,而是无边无际的金粉。

而云,还是在那里矗立。偶尔也与母亲河里的水相互走动。

今天,那一河的柔波,以云的姿势献身远方的歌者。

此刻,云在头上零距离摆着各式美势,草原上那些永不凋谢的花朵,就是云衣裙上掉下的图纹了。

云,你把天堂最美的最纯洁的色彩献给了贡格尔草原。我多想轻轻抚摸你,就像轻轻抚摸自己的孩子,就像轻轻抚摸自己的故乡。

克什克腾地质公园的神雕

数百吨花岗石组装你漂亮的外衣,敛翅而落,锐目远眺的神情真的是自成吉思汗走后留下来的吗?

高原的霞光如投影世世代代放映你飞跃长空的雄姿。

神雕,草原的守望者!神雕,肩负一个迷离传说的战神!

我坚信,你不是那张弯弓射下的,你是自愿从天而降,守护美丽的克什克腾!有人说秋天过后草原就没有什么可以看的了,还说我们是今年最后一批来者!这是一个错误的信号!

这神雕,这高原的神雕是上万年的风景!

它守候的这片土地是神的天堂,它守候的森林是大兴安岭的七彩尾翼,它守候的这片草原是蒙古人生活的家园,它守候的这条河流是母亲灵魂在歌唱!

我赞叹草原的英雄!金戈铁马,北战南征,写下前不见古人的神话!

无论如何,成吉思汗以及他的子孙曾巍峨挺立于了人类灵魂世界的高峰!

神雕,高原看见你就悄悄低下头颅,把一片宽广的领地让给你!你的视野一望无际。那成片的白桦林在风雨中向你欢笑!

神雕,贡格尔草原看见你就无限地把春天延长。延至你脚下,草不枯,花不谢。

蓝天、白云、羊群,还有蒙古族姑娘嘹亮的声音,你看见了吗?你听见了吗?

神雕,你在想什么呢?你将千年故事深深浓缩,你将历史永恒停留在这一刻!

天骄走了,从中国的历史长廊里走进了世人的心中!

你留下来了,在阿斯哈图壮观的石林中留在世人的底片里!

一万年也不是归期!


上一篇:人民观影团:金马最佳影片《八月》写给父母的散文诗
下一篇:培根散文美文阅读欣赏: 论宗教一统
扩展阅读
全市小学教师美文诵读大赛开赛
全市小学教师美文诵读大

6 月 5 号,来自全市各小学的 29 名教师代表参加了由我市教学研究室小教组主办的小学教师美文诵读大赛。 一篇篇脍炙人口的美文、一曲曲感人至深的配乐,让大家享受了一次华丽视...点击了解…

李海燕再出散文集
李海燕再出散文集

李海燕曾出版散文集《感恩的心》《灵魂如玉》。新作《两个人的大草原》系《合肥姐妹》系列丛书之一,展示了新时代合肥姐妹的风采,是一部富有合肥地方色彩的独特女性视角的...点击了解…